> 资讯
资讯

艺术圈是一个封闭的江湖,而且半径很短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8-12-19 10:59:00 阅读:1260
不得不说,艺术圈和娱乐圈一样,是一个永远不缺新闻的地方。

自从有了圈子这种分众模式以来,艺术家们就再也没有真正的公共生活了。特别是在网络社交平台深度切入和覆盖文人的私生活领域以后,整个艺术圈就愈发变得像是一个封闭的江湖,而且半径很短,短得湖这边站着的人,都可以一眼看穿对面的人有没有穿底裤。有时冷不防西风吹来几片树叶,也总能闹得满湖动荡不安。



最近就有位姓曹的老先生,像小孩般任性地呼喊了几声,就搅得一些写书法的人魂不守舍。有些事永远弄不清是非曲折的,尤其是官司没打完,旁观者评论太多也不合适。

不过,作为一个夏天常常坐在湖边洗脚的人,最为感慨的是,现在的艺术圈生态何其脆弱。在学法律的人看来,曹老那几声干吼,有的放的不过是空枪,要是膛里真上了子弹咋办?

每次当我拿起手中的笔,总不敢忘记自己写的是投资专栏。所以,在这则案例里边,场外的观众依然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讲是非不是目的,而是我们从中探寻市场规律的一种手段。金庸虽然走了,但他的小说依然在告诫: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斗争。江湖上发生的每一次名分之争,其本质上都是利益之争。

名和利就像一对孪生兄弟。有了名分,就等同于获得了进入某个体系参与利益分配的资格。在这一点上,艺术圈也概莫能外。按理说,某些组织公开招募“理事”,平时又不发给工资,明摆着就是想给组织找多一帮人来干事,为何还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并为之争得面红耳赤,甚至有的发展到通过私底的利益输送来上位呢?

根本的原因在于“理事”这张凳子,不是木头做的,而是黄金做的。只要谁坐上了这张凳子,就算作品写得再差,也可以在市场上待价而沽,堂而皇之地享受别人的炒作追捧。

我认识的一位书家,在当上协会领导之前,其作品500 元一幅都少人问津,但在他上位以后,作品一夜之间就卖到了5000 元。那一年他流入市场的作品,不少是以前的旧作,退一步来说,就算是应买家要求现场创作的作品,也跟此前的水平无太大差异。

可见同类作品的价格曲线在市场上突然直线飙升,并没有其他变量在起作用,惟其只有他的职务身份发生了变化。故有人说,有那么高江湖地位的书坛名宿曹老先生这一次站出来,与其说是在公开反对某种不公平,还不如说是在变相地固化人们对“理事”这些职务身份在作品核心价值构成的认知。

对搞投资的人来说,在进入市场之前最重要的是摸清场内的游戏规则,脑里有想法蒙头睡觉不要紧,怕的是蒙头走路。为什么当上了理事,作品就能贴上畅销的标签呢?有人为此甚至还经常骂某些组织,你们为什么要把这些理事、主席的水平捧得那么高。说句老实话,这些理事、主席的作品走俏,还真的不能算是组织本身的功劳。



来源:收藏拍卖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