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资讯

古玩店主说:现在是“血洗”古玩城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7-08-10 23:21:00 阅读:456

北京古玩城上午十点准时营业。A、B两座装饰着古典元素的大楼对峙于东三环两侧,向北就是北京CBD中心,与国贸咫尺之遥。

  整整一上午,这里的停车位都空空荡荡,只有几个戴着红色袖标的保安围着大楼转圈。12点以前,进入大楼的顾客总共不超过15人。三个貌似旅游者的女孩,一个来自阿富汗的玉石商人,一对带着孩子的年轻夫妇在挨家兜售古玩,一个神情迷惘的斜挎书包的男子,以及四个闲逛着的福建人和一个坐在休息凳上的藏族僧侣。他们的共同点是,什么也没买。

  北京古玩城的上级单位是首都旅游集团,这是一家涵盖餐饮、酒店、交通、旅行社的综合性国有企业。

  古玩城一层的柜台摆放着旅游纪念品:翡翠、玉石、珍珠项链……柜台上有一块铜牌标示:消费者可以向商家索取鉴定证书。

  二层商铺展示了古玩世界的林林总总:铜器、玉器、瓷器、书画、古董钟……以及“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毛主席像、少数民族的服装、马鞍、家具。只有很少的货品用贴纸标有价格。



  三层店铺中有几家文物公司、几家海外回流文物交易中心、代售机构和古玩城的办公室,一股机关气息。

  四层则更阴郁些,缺少招揽生意的热络,装修也略显乏味。从楼上往下看,电梯安静地运行着。尽管商铺名字和牌匾个个都充满着祥瑞之气,但店主们不过也就是喝茶、打扑克、上网。玻璃天窗上的颜色还没有发暗,就早早鱼贯而出,结束一天的经营。

  这样的景象已重复一年多了。

  北京古玩城的南侧是气势更宏伟的天雅古玩城,西北侧是潘家园古玩市场。这一路上还有三处新挖的工地,都是在建的古玩城。

  亮马国际古玩城2012年10月迁了新址,自去年10月到今年3月,众多商铺一笔交易都没有,恐慌正在蔓延。

  尽管交了一年房租,仍有商户选择割肉离场,每月1万的租金,和装修一新的铺面被抛在那里。



 李广琪躺在10平米的小店里,被感冒折磨的有些疲倦。他仿佛突然对一个夸张的词汇产生了兴趣:“你说的那个词是什么,血洗古玩城?对,就是血洗古玩城。”

  近五年来,古玩城项目在全国四处开花,每年都有更大规模的古玩市场在豪华地段落成。“伴随着古玩城项目进入鼎盛时期,古玩行当已经玩完蛋。”李广琪说,“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希望。”



 这个判断来自非常复杂的现状。李广琪是古玩城“老八家”之一,也是北京古玩城30年大浪淘沙里活下来的最后一家。2008年《雾里看花》剧组曾请他当顾问,帮助创作者认识古玩行业的内幕。但这一次,他自己也在观望,现实的剧情将会走向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