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资讯

巨匠之门与遗世独立
来源:中国591艺术网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15-07-03 22:36:00 阅读:1363
刘秉仁
二十世纪的中国美术是在根深蒂固的民族文化濡染中与风起云涌的西方美术思潮相交糅并在突围中完成它的时代使命。但这种变革时期以六五思潮为例,新旧观念,中西文化差异,民族审美习惯,东方特色文化的终极趋同最终以二十一世纪初的国力强盛为文化的话语权注入活力,但其过程充滿复杂的纠葛与纷繁的变数。一方面社会的进步以变革的先声为导向,帶有摧枯拉朽的不可抗拒性,另一方面,文化的进步在开放与包容的融洽中避免同化与浸透的平庸中急于找回自己的真实品性,需要立定精神与站稳脚跟!越是民族的东西越具有世界性便是最好的注脚。为了这个目标需要付出一代人乃至几代人的努力。
高鸿出生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祖籍福建长泰人氏,明清二代这个不足十万人口的县邑出现了状元林震以及七十六个进士,是个花县春风文风鼎盛的世外桃源,因而被冠以长久安泰的美誉。高高的石岗山矗立着倒而复立的文昌阁,山下便是官山村,高鸿先生便诞生在这里,幼小时间在勾摹连环画与为村民写春联中,奠定了他对于艺术的热爱与追求的全部想象。
八十年代初考上福建工艺美术学校,之后又考取方增先冯远人物画高研班,为使山水花鸟人物书法的全方位整合,旋又转入中国美术学院花鸟山水高研班深造。在五十岁以前几乎在做累积叠加的基礎工作。同时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的浸淫,对于儒释道以及东方的哲学思想,对于中国书法与绘画同源的体悟,都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并以理论家的眼光做了多方面的阐述,透过其近百篇的学术论文和文艺评论,便不难领略他在中国美术史中国书法史的爬梳之功与领悟之深。
高鸿的绘画以大写意文人画载入史册,从他近二百幅的山水花鸟人物画中引申出的巨匠之路,大家之魂一一超凡入圣遗世独立之品格!他做为承续型的文人画先锋,当代大写意领军人物,自有其不同凡响之处。远涉二汉魏晋唐宋元、近取明清诸家。尤以八大,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傅抱石最为倾心,作画大气磅礴,惊沙坐飞。人物画以篆籀笔法如锥划沙,从容写来形神兼备。折钗股,屋漏痕在其笔下吞吐自然虚实相生。其人物造型摒弃了西式的解剖透视法则与早期文人画的逸笔草草,在中西的缝隙中找到了自己原创的位置。具文人画的品性达西式造型的东方意象,大胆夸张与变形,并以书法的用线抑扬顿挫抒写开来,展现一个书画家心手双畅的悠扬与高蹈开合吞吐收放能力。其山水画特别是焦墨山水,在恣肆放达中彰显了五代画家程邃未竞的事业。高鸿先生以闽山胜水为源泉,朝秦暮楚旁敲侧击,在草书笔法的狂放中以家山做为心仪的物象做了忘我的铺排与表述,极具学术品格!在点线面与黑白灰的交相错落中凸显其人文精神:有别于当下一味描摹的风景画,有别于当下千人一面的某家范式,更有别于匠气十足的缜密填写习气……而致力于正大气象的营造,致力于文人的郁郁芊芊之涵泳之功,远取其势近看其质,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屋一瓦,一坡一岭,一瀑一水无不情动神牵,悠游自牧!其承上启下开焦墨山水之先河有目共睹,其情炽热、其性可嘉、其风果敢、其风可绍矣!高鸿先生之花鸟画远取宋画近睹扬州八怪,青藤,八大,昌硕,白石之意象,其天分之高,笔底自现波谰!其动物造型信手拈来风规自远,其梅花、芭蕉、翠竹、松柏、牡丹、菊花等植物意象清新,寄寓幽远。其振笔天真,落落大方,开合有度,法无定法,行者当行,立者则立,花鸟相亲,呼应得体,在花鸟画多如牛毛的大军中横刀立马兀然自立。无论花鸟笔墨、色彩、构成都呈然其高鸿独立的品性与原创的风神!
以巨匠的特立独行和遗世独立的高风品格,呼唤大师的到来决然不是空穴来风。寄希望于此,是缘于高鸿作品散发出的厚重信息与绵绵不绝的人文幽情!
甲午春月于西子湖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