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资讯

高鸿-心性、笔性与才情的畅想
来源:中国591艺术网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15-07-03 22:35:00 阅读:1592
心性、笔性与才情的畅想

-----高鸿

这次省书协在永春召开的国展创作与理论研讨会,刷新了我省书法创作与理论研究时有脱节的现象。这次会议的如期举办,对于即将举办的“兰亭奖”全国展无疑是在永春吹响的冲刺兰亭大展的集结号,意义深远而做法务实。

根据省书协通知与会者的有关事项要求,这次我创作的二幅作品,(规格170×97CM)是国展规定的实际尺寸,也就是说这个规格与美展的规格相一致,是中国书协每年举办全国展确定下来的规格。从参展参赛者来说,最好能把这个规格用足用够,形式上可根据个人的喜好设计,拿出最佳的视觉效果。我的创作意图与形式要求相对简单,但不单调。在六尺整张的安徽宣二次对折,形成四个单元块面,也就是四个横批块面,留下足够的间隔,上下自然联缀,便是很好很大方的格局。接下来便是书体与内容的选择。确定以行草书为书写字体后(为了字数多确定以手札的形式书写),内容选择《八指头陀诗选抄》《郭关题画诗选抄》,那么形式和内容确定后,便是笔墨与心性的构筑了。

先前写过许多行草书,也临过一些经典法帖。但都过于泛泛而写、泛泛而临。至今想来已年过半百,真草隶篆陶冶三二十年。能拿出手的作品却也寥寥。应当有所专注、有所扬弃。有舍才有得。因此,前些日子在北京荣宝斋研修绘画时,晚上抽出时间,在通州梨园客舍便有了整块整块的时间,用来揣摩用来临写《书谱》《淳化阁帖》。现在书写的二帧国展应征作品。如果还有点看头的话,便是那时候留下的底子了。行草书的取法对于当代人来说,大抵相同,只是浸淫的时间有长短,投入的意趣有深浅而已。如今各种培训班、各种研修班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对于书写技巧的取得也比先前方便得多。关键还是心性和笔性的陶冶了。我见过许多同道同行对于书法经典作品的学习过于草率或以所谓意临为搪塞。终究不得要领,终究与国展大赛无缘。我也因工作学习与旅游的机会结识了许多东南西北的朋友与晚辈,承蒙错爱也教授过他们一些书法学习的基本方法乃至渐修与顿悟的关系,结果,不到三五年有的都能入展或获奖。可见,书法的学习与传统的“人书俱老”已不可同日而语了。古人的渐修多指全方位的素养提高,今人的贯注通常指某方面的精研,好比现在的书法学习,对于技巧的淬炼已经走上了竞技之途。

既然“技法”被提到如此高度。那么,做好书法之“技”固然也不容忽视。

近年,由于国展大赛一度升温,有识之士呼吁书坛面临新一轮的流行书风、面临二王近似者多矣、二王不是传统的唯一等等。这些提法有对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君不见国展投稿者近六万,入选者千把人,获奖者三二十人。真正写得好的贴近二王正脉的还是少数。流行歌曲大家唱,真正能够唱出高水平的也毕竟少数。这里面始终能区分专业与业余的差别、书家与书匠、原创与跟风的差别,说白了是驴是马牵出来溜溜便见分晓。所以,无论是魏晋还是唐宋,亦或是明清的取法,无论是飘逸一格还是敦厚一路,在审美上在取法上存在差异,是十分正常不过的事。因为学养、见识、阅历等许多形而上的东西因人而异地存在差别。所谓雷同,本身存在质的区别,明眼人一看便知。所以,书家存在一些自知之明是必要的,也是应当的。在行此文之前,我有意找出《阁帖》《书谱》,还找来对我书风产生过极大影响的贺知章《孝经》、王羲之《万岁通天帖》诸帖;找出日本小野道风《玉泉》,怀素小草《千字文》进行通临。我想,我自以为叩开帖学之门的当然是《书谱》,而牵引我过度到孙过庭门坎的当然要数贺知章的《孝经》。这位唐朝著名诗人、饮中八仙之一,与李白、张旭过从甚密的大才子,书法特别是草书的高蹈出尘,意象辽阔自然是意料中的事。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李白、张旭决非凡庸之辈,往来自然是鸿儒中人。我从《孝经》中揣测到了《书谱》的体温。王羲之与日本的小野道风隔代传授了笔法墨法,特别是章法的擒纵悠游,收放有度的书写节律,尤其是手札信手之间的流传以及瞬间调度出来的跌宕起伏,让人心生向往。在小野道风手札《玉泉》里那种乱石铺路以及大与小、快与慢、浓与淡、粗与细等错落有致的书写风范,对于二王体系的继承与发展无疑是极大的推崇与放大。在当今书坛以展厅文化为模式的过渡时期,这种心性与笔性的放纵与吞吐,无疑是最大限度地满足了视觉需要与心灵渴求。

手札式的块面组合,形成的组合效果雄浑豪迈。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产生震慑灵魂的魅力。他缘于我们的对于传统手札的经典作品的体验。苏轼《寒食帖》、鲁公《祭侄稿》、羲之《兰亭序》,他们的经典与高雅始终为后代书家所仰慕,但他们都局限于行书,局限于理性与调控。唯有张旭的《古诗四帖》让历代草书大家无法望其项背,这是草书史上的珠穆朗玛峰。我希望我的作品里面洋溢着这段浪漫与豪情,我希望先前的文化储备先前的笔墨情性,都能随着《古诗四帖》的高亢旋律无时不刻的绽放。

今年年初,我省许多县市出台了文艺界国展省赛的奖励办法,极大地促进了书法家冲刺国展的激情和信心。许多县市都举办了投稿国展作品点评会。根据目前展厅文化时代的要求与视觉冲击力需要,有部分作者写一首诗条幅(28字加落款)结体和笔法、墨法、章法都显得一般化,便难于登堂入室,因为国字号展览淘汰率很高。我本人虽然在形式感上不喜欢过分花俏或造作,这次写的四横批组合黑白稿,这是我个人的秉性。但我不反对参赛投稿作者进行色块拼合,画面和谐、色彩宜人就行。因为,在一幅大作品面前,在书写为主的前提下:进行必要的装帧也能产生特殊的效果。书坛上曾经出现的“广西现象”便是这个道理。评为“好色”也非误传,但在色块、色相、色阶及色彩冷暖的调剂上还是要柔和顺当些,不要过于刺眼,产生不和谐或喧宾夺主的现象都不好。尽量把精力用在书法创作本体语言上。前文说到个别作者投国展字数太少,笔墨质量不够难以入选,同样,有的作者文字繁多,但草书不精熟或草法不准确同样难以入选。要做到心性、笔性、才情调度合宜,如孙过庭所说的五乖五合,便是最佳状态。

至于书写作品内容的选择,选择唐诗宋词元曲依然大有人在。但反复书写不断重复的内容会滋生厌倦,生疏的内容如历代题画诗、历代名篇,会增加书写的兴趣和探求未知领域的渴望。有时,激情的产生,它缘于一篇精彩明人小品文或深山古庙的一对楹联,这些东西极易产生书写愿望,极易把书写者的情趣调动起来。这次永春会议我选择《八指头陀诗选》,则是我本人对于头陀的景仰,是多年以来对其诗词的膜拜而产生的书写兴趣。书写的过程也是增加对其诗词意境的理解,很多时候我的题画诗也是不自觉地应用上去,那是八指头陀精神与力量的牵引。现在许多作者选择冗长而拗口的古文,或过多的繁复的生僻字,对于草书书写也增加了一定的难度。故国展一再要求篆书及草体要附译文,有些作者词不达意、文不对题且对于当前形势缺乏把握,写出来的书法作品在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它的亲和力,以至于被作为文本硬伤或选题错误与国展无缘。这些多是书家在创作中容易产生的问题,在此一并提出与大家共同克服。

福建书协在举办“兰亭奖”“精品展”“新人展”“福建书家书写福建诗篇 ”等重要活动的同时,举办这次“冲刺第四届兰亭奖”及创作座谈会。对于凝聚我省书家特别是重点书家踊跃投稿,增强合力必将起到积极的作用,通过研讨对于提升我省中青年书法创作,也必将起到应有的作用与高度。我们衷心祝愿我省书法健儿在大展中争金夺银,取得佳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