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览 >
展览

西方艺术品投资背后的中国“身影”
来源:中国591艺术网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15-05-24 11:27:00 阅读:2051
王健林1.27亿拍下莫奈佳作

中国商人因为出手阔绰,拿下顶尖级的西方艺术精品,再次登上海内外财经媒体的头条——5月11日,在纽约苏富比的拍卖会上,大连万达集团以204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27亿买下了莫奈佳作《睡莲池与玫瑰》。

据了解,这幅画作于抽象主义的萌芽时期,是莫奈艺术生涯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二十多年来首次在拍场抛头露面。万达集团艺术品收藏负责人郭庆祥表示,自2013年在拍得毕加索名作《两个小孩》起,一直致力于收藏符合艺术发展规律的每一个时期的原创作品和精品。

如果说王健林所代表的万达集团侧重于从企业角度考虑藏品的地位和价值,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目前则是以个人眼光将藏品纳入囊中:5月5日,在纽约苏富比,王中军花了近3000万美元,大约1.85亿人民币买下了毕加索的《盘发髻女子坐像》,原因就是因为“爱上了它背后的故事”。

中国商人热衷国际拍卖始于前年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此次大陆商人连续第3年出现在国际拍卖会上,争拍西方艺术品的行为已成为业界的主流,而这个趋势可以追溯到2013年。2013年11月,在纽约,万达集团以2816万美元(约合1.72亿元人民币)拍下毕加索的名作《两个小孩》。

这是中外拍卖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它既是中国企业购买西方艺术品的最大手笔,也是中国商人进入国际拍卖会的首个大动作,从此国际拍卖界便掀起了中国旋风。那场拍卖会上,万达还花了1700多万人民币买下毕加索的另一幅画《戴帽的女人》。这是万达首次购买西方艺术品。

2014年5月,俏江南创始人张兰分别以1864万美元和1046万美元,竞得马丁·基彭伯奇的《无题自画像》和安迪·沃霍尔的《小电椅》,成为当天在佳士得豪掷3000万美元的超级买家。

2014年11月,同样在纽约苏富比,王中军以约3.77亿元人民币(5500万美元落槌,加上佣金拍价合计为6176.5万美元)拍下了梵高油画《雏菊与罂粟花》。这是中国藏家海外竞拍西方艺术品中的最高拍价。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中国商人入主西方艺术品市场的潮流,大体可以分为3个重要阶段:空白期、培养期、爆发期。1980年以前,中国几乎没有收藏家,是个空白期。1991年以后收藏家人数呈飞跃式增长,2001-2010年间中国收藏家增长率甚至高达45%,这是培育期。2013年,这股势力迅速崛起,并成为国际拍卖会的主流,可以称为爆发期,目前这个趋势仍在继续。

北青报记者统计发现,在一份中国商人所拍下的西方艺术品前十名榜单中,从时间上看2013年为分水岭,此前完全是港台商人的排行榜,此后大陆商人不断发力,大有全面占领的势头。入围的大陆商人为6人次,港台商人为4人次;前者拍品总金额为1.7亿美元,超过后者的1.56亿美元。

商人缘何频频现身国际拍卖会

中国商人收藏西方艺术品,已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公开消息称,在中国商人藏家的收藏名单中,已经有莫奈、梵高等印象派名家以及毕加索、伦勃朗、弗朗西斯·培根、乔治·莫兰迪等西方艺术家,他们与印度、俄罗斯藏家共同构成了购买西方艺术品的主力。 针对大陆商人收藏西方艺术品的潮流,业内认为,更深层的原因在于收藏家的结构与审美趣味发生了显著变化。

主流观点表示,其行为背后蕴藏着有实力的藏家更加国际化的收藏视野和雄心。一些艺术品领域的大玩家,多数完成了个人藏家到机构收藏的华丽转身。另有一部分则从一开始就是以企业收藏的形式展开的,后者更是企业资产配置、财务安排的有力手段,更多会考虑艺术品的保值性和抵抗风险能力等因素。学美术出身的商人王中军则代表了另一种倾向,对美有足够的敏感。王中军常对朋友说:“如果你有了大HOUSE,摆满家具,不如挂幅名画!”

而从更宽泛的背景来看,国内艺术品价格近十多年来增长很快,投资风险逐渐增高;同一时期,西方近现代艺术品价格增长平缓,属于相对的投资价格洼地。与国内艺术品市场越来越多的赝品比较,在具有专业品牌的国际拍卖行购买流传有序的西方艺术品,赝品极少,风险也小。

国内老牌拍行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嘉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裁兼CEO寇勤指出,在我国,西方高端艺术品收藏市场的培育仍处于初级阶段。因为它涉及多元文化的碰撞、不同区域市场的融合,将是一个相对长期的过程。对于西方艺术品收藏来说,中国藏家所面临的抉择也比以往要复杂得多。

此外,业内还认为,一股正在崛起的力量是以“70后”、“80后”为主的新藏家,他们不乏海外留学经历,对西方文化艺术有过长期接触和感受,不受东西方文化差异的限制,以收藏中国当代艺术为主,同时兼顾西方当代艺术作品。而2013年上海自贸区的成立给外资艺术品拍卖公司带来了利好消息——自贸区内的交易消除了高额关税的壁垒,使得西方艺术品进入中国内地市场更加便利,种种因素都将为中国藏家与西方艺术品的“恋爱”提供了有利条件。

中国买家高价竞购西方艺术品

●2010年春苏富比春拍,匿名电话买家1.06亿美元买下毕加索的作品《裸体、绿叶和半身像》,这也是目前中国买家所拍下的西方艺术品的最高金额。

●2011年5月毕加索的《阅读的妇女》被一中国买家以2130万美元买走。

●2011年7月一位中国买家在佳士得以320万英镑竞得米开朗琪罗的黑粉笔画。

●2011年一位内地收藏家参与竞拍,最终以2250万美元入手莫奈作品。

●2012年一位北京藏家以340万美元购买乔治·莫兰迪作品。

●2013年大连万达集团在佳士得购得毕加索的画作《两个小孩》和《戴帽的女人》。

●2013年一位中国买家通过电话竞标以260万美元拍下了毕加索的画作《哭泣的女人》

●2014年5月中国买家2700万美元拍得法国印象派大师莫奈作品《睡莲》。

●2014年5月张兰1860万美元竞得马丁·基彭伯奇的《无题自画像》,以1050万美元竞得安迪·沃霍尔的《小电椅》。

●2014年11月4日王中军以6176万美元拍下了梵高油画《雏菊与罂粟花》。

●2015年5月5日王中军以近3000万美元,拍下了毕加索的《盘发髻女子坐像》。

●2015年5月11日大连万达集团2041万美元拍下了莫奈佳作《睡莲池与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