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览 >
展览

591现场|梅开三度 墨象三味
来源:中国591艺术网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16-01-15 11:51:00 阅读:1303
“墨象三味”展览每年年初举行,今年已是第三回了,参展画家多为福建水墨画界的翘楚,均为科班出身,接受过系统训练。他们以聚合的方式各自邀约,每一回通过展览由了更高的要求,确立一个不可替代的明确取向。他们明白艺无止境,追求一个向美向真的心,坚信艺术是螺旋上升的一个过程。此次展览由福建省画院、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福建师大美术学院、厦大艺术学院主办,新德堂美术馆协办。共展出作品110件左右,展期七天,将持续到本月20日。


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李豫闽现场致辞


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张永海主持开幕
开幕现场


艺术家郑雅风在展览现场



张永海在接受记者采访

序/黄河鸣
  受诸位师友之嘱,为墨象三味第三回展览作序。《毛传》:“序,绪也。”本拟提炼一个词或句子作题目,以起提纲挈领的作用。可细一琢磨,不禁莞尔会心,其实“墨象三味”四字已尽涵盖矣。
  三味,古人有两种说法。其一是读书的一种比喻,“读经味如稻粱,读史味如肴馔,读诸子百家味如醯醢,”三种体验合称为“三味”。其二是佛教用语,“三味”即“三昧”,是梵文samadhi的音译,又译“三摩地”,意译“正定”,是指诵读佛经、领悟经义的三重境界:一为“定”,二为“正受”,三为“等持”,意思是说,诵经之前要止息杂念,做到神思安定专注;领悟经义态度必须端正,具有百般恭敬的虔诚;学习过程中要专心致志,保持始终如一的精神。无论是“三味”或“三昧”,譬之中国水墨正其当也。
  联展的六位画家皆为我省水墨画界之中坚翘楚,又两两分擅山水、人物、花鸟三大科目,这是“三味”。中国画传统师法不出“造化、古人、心源”“三味”,而六位画家均是科班出身,数十年翰墨生涯可谓深谙“个中三昧”。至于观众,经由体味技术、观念、修养“三味”,自然能“得其三昧”。而我更想说的是中国水墨在当下语境的“个中三昧”。
  百余年前,由于制度失败导致怀疑文化失败,在美术上表现为以西法改造中国画的进程,大量水墨画家一改师徒制传承而出自院校,接受系统的造型能力训练,体系化的作画方式替代程式化的表现手法。改革开放后,又经“中国画是否穷途末路”、张(仃)吴(冠中)二先生“笔墨”之争和实验水墨冲击,中国水墨貌似面目多元,实则艺路多歧。近年,随国势日臻,文化保守主义全面复归,重估传统、再造价值渐成主流,在水墨领域无论理论还是创作,“回到笔墨”也渐成共识,反映在六位艺术家的个人风貌上,无论是中西交融,还是古今杂糅,其取舍扬弃都呈现出较为深刻的理论自觉,足堪学术个案研究。
  从地域而论,近年来闽籍的水墨创作人才辈出,如此形势之下,关于“闽派”的讨论、研究已付诸案面。我个人则乐观其成,但窃以为“闽派”的生成不必强求统一的风格与样式,而尤在精神之探源,即把“海纳百川”的福建精神化为艺术上“更自由的继承,更开放的吸收”,因为毕竟笔墨有其辨证法,不外“千古不易”与“当随时代”。
  墨象三味展至今年已是第三回,概因趣味相投,相互邀约,颇类古人之雅集,而归旨于“游于艺”之训。这种展览形式既能暂时撇开表面的语言之争,又方便交流,激发创新,回到一个更根源性的生活层面上复活中国水墨产生的形式基因。
  是为序。

作品欣赏


陈北辰作品以俯瞰式表现村落,尺幅非常巨大,他对不同地域的村落环境人文进行综合考察,将闽北特殊景观用当代人的方式呈现出来。他带动了福建一批画家走出画室,到户外写生。他在不断的写生实践中,将色相归结自墨相,将西方写实融合东方山水进行大胆尝试。古人云“墨风如彩”,他用水墨的方式让风景出彩。



张永海老师的作品《远翥》主要表现一批青年学生,他们既有青年的彷徨也有朝气,正中的女生从泥泞的小路走来,走向开阔的原野,预示着青年人的未来终究是光明的。而他的另外一批人物题材作品中,则主要通过肖像创作来展现人性,体现出深厚的人文关怀。



陈铎将现场速写转化为写意人物,古代文人画多以高士画入画,而他选择闽北四平戏,将大俗带入大雅,将民俗带入雅致更考验艺术家的综合素质。我们注意到,他的四平戏中一部分有写实表现,一部分为意象表现。戏里戏外,精彩纷呈。此外,本次展览还有印度恒河,西班牙安达卢西亚写生题材的作品,意在表现艺术承载的宗教性。



郑雅风的写意花鸟来自他对宋元画作的深入研究,将枯败的草木和生动的禽鸟放在一起,使画面产生了一种幽远的意境。郑雅风的作品多是兼工带写,这次展出作品主要以写意、水墨作品为主,将宋元的意境从当代人的角度加以提炼,画面灵动且富古雅之风。



张贤明的作品是将南方花鸟与在地文化气息结合在一起,如他画作上的草木在芥子园画谱中是没有的,北方的草木往往比较枯败,而南方的草木比较丰润,他的画作中有南方画家的观察,又从宋画中吸取了养分。此次,他的画作采用了绢纸这种材质,在小品画中将精致展现得淋漓尽致。



方广智描绘的多是厦门鼓浪屿的景色,此次展览作品在图式和色彩上都有了重大突破。他以意象创作,拓展画面空间意境。同时引进类似印象派画家所用的日照光斑(但具有主观设计意味),使建筑内外显得光线敞亮,空气清新,色彩鲜明。有时他把玩具车放置到其中,似乎仿效西方超现实主义做法,意图也是试验如何使传统民居这种主题的艺术表现,摆脱古典和唯美的局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