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栏 >
专栏

陈逸飞--他的身体实在担不起他的欲望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7-12-10 17:57:00 阅读:1097

《 长笛手》1987年 为纪念美国哈默画廊60周年庆典展览所作 瀚海2009 成交价3248万元

陈逸飞 (1946—2005)生于宁波,著名油画家,视觉艺术家,导演。1965年毕业于上海美专,1980年旅美,专注于中国题材油画的研究与创作。1995年,完成了反映1930年代上海的故事片《人约黄昏》,入选法国嘎纳电影节。2000年创建逸飞集团;2001创办《青年视觉》时尚杂志;2005年在拍《理发师》时,因过劳胃出血在上海离世,终年59岁。(图片版权归艺术家所有)

忘了是在哪年的香港佳士得春拍预展,在油画展厅,一眼瞄到一位高挑美女鹤立人群,近看原来是名模陈娟红。

不知为什么,她的出现让我想起了陈逸飞,因她做过他的模特,也做过他一段时间的女朋友。她是来看陈逸飞的画吗?



《丽人行》 1988

1980年,陈逸飞自费留学美国,那时的他很穷,身上只有38美元,靠给杂志画插图和到博物馆修补名画赚钱为生,据说他上学的路上要经过哈默画廊,看着窗内挂着的名画,他发誓一定要敲开它的大门。三年后,他做到了,成为哈默画廊签约的首位中国画家,哈默画廊为他举办了首次个展,以哈默的名义,请来世界最顶级的藏家。开幕那天,他的42张作品全部沽清,一时间被艺术界视为洪水猛兽。全美媒体艺术版都大幅报道这个把油画画得比摄影镜头还精准的中国旅美画家。

这对一个画家是多么利好的起步,多么迅速的认同。也让陈逸飞看到了自己的商业价值。



《踱步》 保利2009春拍  成交价4043.2万元

陈逸飞作品画面大都弥漫着宁静和平和,在写实主义中渗透着中国传统的美感。无论是描绘江南水乡的风景还是生动传神的女子肖像,无不体现画家对美的细腻的追求。
他的画作题材很多,有一组作品专画琴手,采用美国照相写实主义的技法刻画的西方美人画面,音乐家、乐器和乐曲之间有着微妙的呼应关系,使我们恍如也在现场,听到了悠扬而至的旋律。构图及人物处理都很有现代感,背景大胆启用黑色,给人以神秘无穷的想象。

同时,他也用西方古典写实画风结合东方美人神韵,把中国女人的典雅画得唯美剔透,霓裳倩影,我见犹怜。



《浔阳遗韵》  1991  150x130cm

陈逸飞和哈默画廊合作了12年,卖出了500多幅画作,全世界收藏家争相购买他的作品,连美国的基辛格、新加坡的李光耀和印尼的苏哈托等各国政要也收藏他的画。12年合同期满,哈默画廊想继续和陈逸飞合作,但是当代国际上最具盛名的英国玛勃洛画廊早就盯上了陈逸飞。只等他约满,马上连人带画撬了过去。


1995年,陈逸飞和玛勃洛画廊签了三年合同,成为这个画廊签约的亚洲第一人。陈逸飞说这是他一生中最得意的事情。但是,我认为最令他感恩的人应该是哈默博士,哈默是他的商业艺术的伯乐,不惜撰文为他鼓吹,还做了一件让他墙外开花墙内更香的事,就是在1985年石油大王哈默应邀到中国访问时,把陈逸飞一幅画周庄的油画《故乡的回忆》送给邓小平,告诉他:“这是你们中国一位名叫陈逸飞的艺术家画的。”于是,国内媒体万马齐鸣。同年,陈逸飞的油画《桥》被联合国选作首日封。



人红机会多,女人也多,各种橄榄枝和温润红唇频频送上。他一下子翻上了云端,极目看各处山峰都是美,外面那么好,再也不甘心呆在画室暗无天日画得腰酸胳膊疼;世界那么大,他想每个山头都转一转,好施展一下绝世武功,给江湖留个足印也好……这是一种玩心,人有能力玩转自己的梦想,没什么不可以的,这也是一种享受,可是做着做着,竟变成了难受,因为哥要得太多,摊子太大,一个人体力有限,而一天只有24小时,如何扛得住排山倒海的创意和欲念?

识他的人,都知他外表温文尔雅,内心汹涌澎湃。他涉足的领域太多,比如杂志、建筑、电影、服装、模特行业等,他要以“大美术”“大视觉”的理念,让中国人变得更美,让中国城市变得更美,让视觉所及之处都是美……这是他跳下海时喊的口号。



《弦乐四重奏》 香港佳士得2010春拍 成交价6114万港元


有人给我寄过一本他出的杂志《青年视觉》,那是中国最巨型的时尚杂志,比两块砖头还厚,沉沉的,掀起来挺费力,装帧特别高大上。

我还买过一块他的香水皂,就在他上海新天地的逸飞之家里。记忆中那家卖时尚品的店挺大的,商品也如他一样跨界,什么都有一点,很适合小资人群。

油画家周春芽这样评价他:“从艺术上讲,他的作品带有比较大的商业味道,水平在中国不算太高。但是,陈逸飞对中国油画的市场化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对提升油画作品的价格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也示范了一条较好的油画市场化道路。” 陈丹青则认为像陈逸飞这样的“艺术明星”太少了,“他房地产、电影搞得都很好,画又卖得火,有资本当明星。”



宋美英,原来是一名职业模特,后成了陈逸飞的第二任太太


可是,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当明星意味着一种伤害。做生意也是,自从他跨界创业,他的艺术家身份就淡化了,再也回不去一个画者的状态了。也许人不能要得太多,不然走着走着,千帆过后,却把自己走丢了。

在透支太多体力以后,陈逸飞患上了严重胃病,但他仍不肯撒手拍摄中的《理发师》,他不想自己以一个病人的角色离场,对工作的欲望让他有一种酗酒者对酒的向往与任性,这无疑加剧了他的死亡。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画家说:“陈逸飞是一个矛盾体,他确实是一个理想主义和完美主义者,他原本可以画得更好,但躲不开名利场的各种诱惑。“

其实他什么都不干,只是一根筋地画画,以现在的艺术市场行情,收获的也许比做生意的还多,最起码不会过早失去生命。

想来,耐得住寂寞的人,毕竟没有几个。



陈逸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