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栏 >
专栏

【帕劳之旅】陈明华作品
来源:中国591艺术网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16-12-01 15:50:00 阅读:2882


陈明华简历

1962年出生于福建连江

1982年考入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陶瓷专业

1990年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学习油画

2013年出访欧洲意大利等国家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水彩画协会福建艺委会委员,北京当代中国写意油画研究院理事,福建油画学会理事,福建美术家协会油画艺委会委员。

Chen Minghua was born in 1962 inFujian resume entered China CentralAcademy of Fine Arts in Lianjiang in1982 was admitted to the FuzhouUniversity Xiamen Academy of FineArts ceramic professional learningpainting in 1990 2013 trip to Europein countries such as Italy is ChineseArtists Association, association ofFujian China watercolor artcommittee, director of Beijingcontemporary China PaintingResearch Institute, director of theFujian Institute of painting, oil paintingart committee of Fujian artistsassociation.

上帝的彩虹——帕劳游记

曹宇勇

三月,在家乡还下冰雹的时候,我们却在这赤道小岛国,迎着快艇飞来的雨点,看海面的变化。

头一天,已有人描絵了七彩帕劳,那两万多人占据的五百多个岛,那慢慢中慢慢的由一条公路连接起来,像一串项链……先来的韩侨、日侨、华侨们都会告诉各自来旅游的国人:慢慢来……

停了雨,一片粉绿的海面,远处的小岛有人在古椰树下招手,极为亲切,原著民下了船去为我们准备午餐,烟火在烤箱里诱绕着去潜水的人们。

我们已不是昨天在澳门威尼斯影展看舒琪时那么文雅,歪瓜咧嘴地下了海,轻柔的海草裹着白沙让我们安静了下来,这片浅滩是为了让女人们适应水感。

显得更年轻的尖叫声,是在远远看见一头鲸鱼巍然不动的时候,行近看原是一岛,极似……就差一柱水。

通过德国水道时,(百年前德国人掏沉甸了上亿年的鸟粪时开出的一条窄窄的水道)船慢下来,两边的海面已是五个颜色了,近处碧绿,再是青莲的海草林,还有一条炫丽的粉蓝,交叉着湛蓝和紫黑……只差红、黄二色,导游说不急,待会就可以看到。

开始浮潜,水下的第一景,在船上并不觉得比马尔代夫的海更碧,只是粉绿和深蓝的分界清晰,下了水才知一边是二米左右的彩色珊瑚群,粉红、朱红、鸽血红穿插其中,在我握紧面包团时,一群黄尾的珊瑚鱼不羞于亲吻我的脸颊,紧紧追随着我左右,原来彩虹有两道色留在了水里。此刻,我已是轻轻浮在空中,俯瞰着花丛,蝴蝶成群的招摇我,我如痴如醉,飘呀飘……正忘乎时,一簇光束从海底断层的另一侧二百多米的黑暗里射上来包围着我和另一群蓝尾鱼,我一动不动,从不正视的阳光,竟从深深的海底反射上来吸住了我,不知停顿了多久,在陪游的海导轻拍我的背时,才让我醒来,那似曾的记忆是否和我们在娘胎的感觉一样?在浑沌的世界里看见了光。

大断层,世界七大海底奇观之一,像海底黄山,这些上亿年形成的海底奇松怪石还没来的及品味,就被感动了,也许这是我一生中去过的最有变化的海,因为有光在变化……照着浅海里的生命,和从深海里吸引着我的灵魂,这些光同时存在于非互联网的海底,也不竞争。

当然,一生中最重要的伙伴们也一直陪着潜水。

在我的人生旅途中,朋友从来没有中断过,一直在那些没有痕迹的日期中间,我们今天一起穿过各种吸引,上岸后嘻笑感慨,任雨水横流。

穿过了绿和透明,整个春天,我们都在漫步,时而行走山色湖光,时而漫步大海浅滩,这次一起来看上帝的彩虹,只为还一个愿……

继续行船,滴着水的眼睛,停在那没有很多人看过的情人桥,桥和所有人立了一个约,多少世纪前就等着你,不能行走的桥,只能潜入桥孔,迎面而来的是粉色的软珊瑚,轻柔地摇曳在这深不见底的海沟侧壁,水流时暖时冷,几小时就变化的水下暗潮造就了这海底奇观。当然,还有就是来的人少……

我们驶过几处岛谷,水面的风景已不再吸引全船的人,经过停了好几船人的地方抛锚,已不再惧怕深海的我,直跃入海,寻找灵芝城,顺着山的影子看见独特的巨大灵芝硬珊瑚。层层叠叠,一面顺着海浪停在岸下,一侧倾斜着深入海沟,几层不同颜色的珊瑚鱼群穿梭其间,一条悠懒的大苏眉,侧眼着不屑于我们,估计她也是在欣赏我们这群入水不深的外星生物。

我浮出水面,让面镜一半山一半水的欣赏,这时才发现七个颜色齐了,也难怪上帝在"亚特兰蒂斯"沉入太平洋后留着帕劳,他一定是不舍这上天入海时起着涟漪的彩虹。

一勺水也可以是海,只是上帝把这一勺倒在了帕劳。

陈明华帕劳写生作品: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8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8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8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8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100x10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100x10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100x10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帕劳之旅】布面油画60x80cm陈明华2016

写生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