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讯 >
拍讯

庞戎:书画值钱了 我却更孤独
来源:中国591艺术网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15-06-21 16:01:00 阅读:1678
庞戎曾是北京荣宝斋的商户,从事古画经营十余年,亦是各地古玩市场和京、沪两地拍卖行常客,据他自己称,“过手的东西难以计数”。一年前,他彻底结束了古画经营生活,在北京郊区通县包了几亩地,过起了白天种菜、晚上画画的离群索居的生活。而促使他产生彻底歇业念头的缘由是“北京交通过于拥堵,不想再折腾”。

他身上还有一个响亮的标签是苏州庞氏家族后人。庞家在书画收藏界出了一位顶有名的人物庞莱臣,庞戎只知道他的曾祖父庞元润(1867-1932年),字二如,民国年间经营协丰米行,颇有名气,跟庞莱臣是一辈的,具体什么关系,他也说不清楚。

庞戎的父亲庞美南,曾拜画坛被称为“三吴一冯”之一的吴待秋为师。“我爸年轻的时候就喜欢画画,老上吴待秋家。那时候米价不稳定,老涨价,吴待秋就开玩笑说,你要拜师,你家的米就不能涨价,我一年以后结账,按米价最低的那天价格结。”庞美南跟随吴待秋一段时间,在他21岁那年,吴待秋去世。

庞美南从小喜欢古画,16岁那年,就曾拿着父亲给他的100大洋去买画,“那时候画不值钱,吴昌硕一块八一张,齐白石就六七毛一张……”庞戎说。记忆中家里有很多画,都是一轴一轴卷好,分门别类一层层地插在木架子上,这样的架子排了好几排。“我们家那时候有的是画,北京博古斋到苏州收东西,都上我们家。”

庞戎回忆说,父亲人缘很好,跟当时的很多书画家都是朋友,尤其跟程十发是莫逆之交。1958年,程十发组织拍摄关于任伯年的纪录片,庞美南借了他150余幅任伯年的画用于纪录片拍摄,后来全部送给他了,不过当时任伯年的画也不值什么钱。后来“文革”爆发,父亲带着4个子女下放农村,之后又四下折腾,因为属于重点监管对象,全家总是处于缺粮票的状态,程十发一直接济他们家粮票,每个月给他们家寄20斤粮票。有趣的是,庞戎后来看到程十发与父亲的通信整整一大摞,里边很少讨论画事,都是在讲粮票。后来程十发也实在筹措不到粮票了,就想了个主意,每个月给庞美南寄去10幅画,卖掉之后换粮票。“有一张画卖得特别高兴,由上海文物商店卖了8块钱,最后还剩两张是近几年我拿到朵云轩拍卖的,其中一张成交价15万元,另一本小册页拍了38万元。”可见几十年间书画行情的变迁。

庞戎15岁那年,因为“文革”,才上了三个月初中他就随父亲、兄妹下放农村,家中藏画被查抄了四次,已经损失殆尽。但是下乡前,父亲拿了两麻袋的书画到一个好友家里,他说:“你玩吧,我到农村种地。”那位朋友还特别害怕,因为这是四旧,不大敢收。几年后庞美南一家回到城里,那位老先生已经过世,他的儿子又将这两麻袋的书画还了回来。留到现在就算好东西了,虽然有的已经很破,有的也修复过,庞美南迫于生计也卖掉一些,亦留下一些。

令庞戎深感遗憾的是,他们兄妹四人都算是被耽误的一代,三个月的初中生涯之后,庞戎再也无缘接受正规教育,而同期去到国外的庞家堂兄妹们,无一不是博士毕业。庞戎的表述一面充满着庞氏后人的自豪感,一面又因为自己缺乏正规教育的资历而难免自卑。

庞美南去世后,家中兄妹各得到父亲留下的一些字画,但是随着书画市场价值的今非昔比,许多名人之后家庭都会遇到的类似问题,本家兄妹间都心生间隙,对于书画之事讳莫如深。“什么画在谁手上,我爸不让说,他怕我们子女闹矛盾,他在遗嘱里写得很清楚,画在谁手里就是谁的,包括亲朋好友,不评论是谁的。”庞戎说。

庞戎1992年在荣宝斋租了店面,开始经营古画,一干就是十多年。他说,“这太能养活自己了,我的生活一直很富裕,但这只能算富,称不上贵。”他的话中有一种易于捕捉的情绪,可能他认为作为庞氏后人,所要达到的成就应该远不止于此。因为从小一度在古画堆中成长,选择这样的一种营生道路,既是生计所迫,也是一种生活的缘分。

经营古画过程中,他结识了原广东博物馆书画鉴定家苏庚春,有幸得到他手把手的教授,后来又认识古书画鉴定家马宝山,结为忘年交。巧的是马宝山跟苏庚春本就是同门师兄弟,师从苏庚春的父亲苏惕夫。如今这两位老先生都已经作古,但是庞戎从他们身上学到的鉴定知识,已经足以让他结束古画经营,平日帮别人看看画就能过上不错的生活。回忆过去职业生涯,他说自己过手的东西不计其数,“比如从广州飞机上下来,光乾隆以后的对子都有七八十对,当时卖七八百,不过千的,现在都要卖十几万。”

“现在这画值钱了我反而不喜欢,原来很着迷的。太值钱了,打电话先问值多少钱,把文化内涵忽略了。”他说觉得现在很孤单,没有朋友,干脆回家种地去,晚上还能画画。且不论画得好坏,这画画的手艺是他12岁时跟爷爷学的,“过去不写字不画画要被打手心。”

他说自己的名字叫庞戎,“戎”字原来是有提土旁的,这是家族排辈分排下来的字,但是因为字典和公安部的字库里都找不到那个字,现在只得把名字的提土旁拿掉,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身份证了,过去第一代身份证是手写的,他既上不了飞机,又拿不到钱。

Q&A收藏十问

Q:你怎么走上收藏之路的?

A:喜欢,因为自己画画,况且古人的东西确实比我们内涵丰富。

Q:你记忆中最早的藏品是什么?

A:一幅花三万二买到的假画。

Q:你最喜欢的藏品是什么?

A:清初画家吴梅村。

Q:你的“收藏之道”是什么?

A:艺术借鉴,交友。

Q:藏品主要通过什么渠道收藏?

A:祖上流传下一些,自己买点卖点。

Q:知道自己有多少藏品吗?

A:画几十件,砚台七八方,还有现当代油画。

Q:你觉得自己是收藏家吗?

A:不觉得我是收藏家,我是保管员。

Q:你觉得收藏带给你的最大乐趣是什么?

A:无穷的乐趣。

Q:收藏中遇到过赝品或挫折吗?

A:有。

Q:有一天能放弃你的藏品吗?

A:有此想法,还要看儿子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