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讯 >
拍讯

“优先购买权”成价格助推器?
来源:中国591艺术网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15-07-09 16:17:00 阅读:1703

2015春拍除了高估价的拍品外,还有一些特殊的拍品引人关注。这些拍品中有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乾隆御笔、南宋告身以及唐人写经,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国家一级文物”,根据拍前北京市文物局对拍卖标的物审核的批复,这些拍品国家收藏机构拥有“国家优先购买权”。北京保利和北京匡时推出的21件国家一级文物全部成交,且有两件相继刷新今年古代书画拍卖纪录。那么,在艺术品市场不很景气的情况下,多件国家一级文物超估价十多倍成交,那么,“国家一级文物”的备案是否在拍卖中扮演了价格助推器的角色呢?

“优先购买权”成价格助推器?

  2015春拍中的21件国家一级文物拍品,都是在拍前经过北京市文物局进行审核批复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五十八条的相关规定,国有文物收藏单位对这些拍品具有优先购买权。据了解,“国家优先购买权”的实施过程大致如下:在拍卖前,国家通过拍卖公司发出公示,表明国家将对此场拍卖中的某些拍品行使“优先购买权”,这实际是与竞拍者形成一种约定,参加拍卖即视为认可此约定。必须强调的是,国家并不参与竞拍,但认可拍卖所形成的价格。当拍卖结束后,只要有国有文物收藏单位希望收藏,7日内仍可改变拍卖结果,由国家文物收藏单位优先以同等价格购买收藏。近年来,国有文物收藏单位对拍卖市场一直很关注,尤其是一些具有学术意义的重量级拍品。

  拍品被宣布有“国家优先购买权”并不是首次出现。2009年嘉德春拍,国家文物局就对古籍善本专场的“陈独秀等致胡适信札”按成交价首次行使了“优先购买权”。2012年,北大和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因“国家优先购买权”争夺“过云楼旧藏”事件成为年度市场热点话题。值得注意的是,这两次被事先宣布“国家优先购买权”的拍品都以大幅超过最高估价的价格成交。而此次春拍中21件国家一级文物全部成交,是否也是“国家优先购买权”在其中起到了价格助推器的作用呢?

拍前,北京天问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季涛在《北京匡时两件一级文物“南宋告身”的拍卖值得期待》一文中这样写道:“政府文物管理部门在拍卖前为拍品定级一级文物不是为了拍卖行站台做广告来的,实际上是提醒国有文博机构:这里有几件国宝,你们可以来买,还可以依法行使优先购买,因此而买的便宜一些;拍前的定级,实际上也是为了给文博机构行使优先购买权提供依据。当然,这样的拍前文物定级也带来另一种效应,就是由国家的专家们给拍品保了真,定了品质。因此,对于古代文物的收藏者而言,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因为,如果被民间人士买到,则有助于将自己的收藏品位大大提升档次,殊不知,内地一些国有文博机构甚至连一件一级文物都没有呢!将来若想出手这件文物时,有文物局的红头文件做支撑,师出有名,无后顾之忧,这正是文物艺术品投资时十分看中的一点。”

  而收藏家张先生则认为:此次春拍中的国宝级拍品成交价格都很不错,但并没有出现天价。“国家优先购买权”虽有助于整体的成交率,但对于价格上浮所起到的推动作用属于正常范围。即便对成交价格有推高作用,也需要看拍品本身的价值,最终决定成交价格的依然是市场。

以《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为例,这件作品曾多次上拍,1996年在北京翰海拍出144万元,2002年再度在北京翰海拍出605万元,2010年该作品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在中国嘉德上拍,最终以7952万元成交,但国家文博机构并没有行使优先购买权,时隔五年,该作品第四次上拍,依然被定级为国家一级文物,最终以8050万元成交,单纯从价格上来说,仅比上次拍卖贵了98元,但是加上卖方佣金,释出者的这次投资无疑是亏损的。北京匡时拍卖董事长董国强在拍卖结束后也表示:“这件业内公认的宋画《宋人临摹郭忠恕四猎骑图》成交价是8050万元,是低于我的预期价格的,龙美术馆刘益谦买到这件作品也是非常舒服的,其实他的心里预期价位要高于8050万元。”

  不仅这一件,北京匡时推出的另外两件“南宋告身”的一级文物,虽然是首次上拍,而且非常珍贵。据宋史学者介绍,存世的宋代告身目前知道的仅有5件,3件藏于国内外博物馆。但是《南宋司马伋告身》和《南宋吕祖谦告身》两件拍品分别以2012.5万和2875万元的价格成交,董国强表示依然是低于预期的。

北京保利推出的乾隆御笔《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以7475万元成交,可以说是延续了去年乾隆《白塔山记》的拍卖热潮,北京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看来:“这件被国家评定为一级文物的乾隆御笔市场表现优异,说明藏家对于拍品和传统文化都有研究。这件拍品高价成交虽然只是个案,但也表明古代书画市场正在逐步回暖。”

十七件唐人写经虽然单件成交价格并没有其它几件一级文物的价格高,但是每件拍品都超出估价10倍的价格成交,北京保利古籍文献部总经理孟楠告诉雅昌艺术网:“十七件被定义为国家一级文物的唐人写经全部成交,超过预期估价十几倍,从市场反应来看,传承年代长,并且没有任何疑问的古文物,成交价格还是比较坚挺的。”那么,这是否能够说明是“国家一级文物”名号的市场作用呢?显然不全是,“古籍相对比较特殊,受众群体也比较少,这决定了其价格波动不会很大。2009年到2012年是古籍市场的爆发期,每年成倍增长,但是2013年至今也没有大幅的下滑,只是增速放缓。就这次拍卖而言,除了十七件国家一级文物,日本刻经的拍卖也有很多惊喜,在我们看来篇幅不是很长的刻经,成交结果却非常好,这说明买方对作品的认可决定了他们愿意出多少钱来购买。” 孟楠表示。

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人士,大家也都认为:“没有被文物主管部门定级的文物,并不代表它不重要。”对于真正懂行的藏家而言,一件拍品是否被定级没有那么重要,关键还是要看艺术品本身的含金量。今年3月份,纽约蘇富比拍卖的一件明永乐郑和《楷书御制佛经》,在开拍前估价仅为10万到15万美元,起拍价也仅设定在10万美元,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激烈角逐,此件明代佛经以1230万美元落槌,加佣金后的成交价达到1402.6万美元,龙美术馆刘益谦竞得。这件作品并没有被定级,但是业内人士经过研究,认为这是一件国宝级的作品,成交价格也证明了其蕴含的文物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