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讯 >
拍讯

青年抽象艺术家:市场与媒体的“宠儿”
来源:中国591艺术网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15-07-09 16:11:00 阅读:1670

在西方艺术体系中,抽象艺术家的作品早已经成为博物馆里的经典收藏,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中产阶级身份的标配,但是在中国,“抽象”却始终尴尬徘徊于市场和学术的边缘。与此同时,从2014年开始,在拍卖场中抽象却逐渐成为市场的热点,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个热点形成之前,画廊几乎承担了所有的推广功能,随着拍卖行的介入,中国抽象绘画拍卖更是成为2015年春季拍卖中现当代板块一个重要的热点区域。

但同时我们也担忧,在国内的学术领域并没有形成体系的研究和探讨,它不像写实绘画那样容易被大众接受,也不像装置多媒体艺术那样善于吸引人的眼球,大众多以“看不懂”来形容他们眼里的抽象画。在这样缺少标准的现状中,抽象绘画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被资本操控的对象?

  无论对于“抽象热”有多大的恐慌,这股从2014年开始兴起的新热度还是在今春拍卖有了一次不小的爆发。从高价市场的担当赵无极、朱德群开始,吴大羽和陈荫罴成为早期抽象领域内的新秀,而吴冠中后期的抽象作品也在经历过调整之后,重回高价领域;以尚扬、丁乙、王怀庆、余友涵、谭平等为主的抽象群体,则成为今春拍卖中的中坚力量,但是在这个群体中,尚缺乏所谓的学术支撑;持续保持媒体曝光度的青年艺术家,从崭露头角到逐步建立个人市场的领头作用,尤其是在经历了所谓资本炒作的热议之后,逐步成熟。

  青年抽象艺术家:市场与媒体的“宠儿”

  和他们的前辈所不同的是,以王光乐、刘韡等为代表的中青年抽象艺术家,因为他们的年轻和突然出现的高价作品,在很早之前就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甚至还一度出现成为继当代艺术“F4”之后的接班人的言论,对于缺乏沉淀的他们而言,也没有影响他们在拍卖场的表现。

在记者所统计的中青年抽象艺术家中,以刘韡、王光乐、冷广敏、梁远苇、袁远、迟群、颜磊、陈彧君和陈彧凡、欧阳春、刘国夫等为代表,在他们中间,冷广敏是唯一一个只有一件作品上拍的艺术家,而王光乐、刘韡则是这一板块中的代表艺术家。艺术家袁远则借由香港蘇富比和北京蘇富比的持续推动,也在今春拍卖中成为一个热点。保利新绘画艺术专场作为一个持续推进青年艺术家的板块,也在今春拍卖中推出了颜磊、陈彧君、陈彧凡、黄宇兴以及刘国夫等中青年抽象艺术家。

正如上文中所述,在2015年春拍中青年抽象艺术家拍卖成交前十中,刘韡是凭借其作品《N5-1》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中,以349.2万元成交,成为这一板块最高价艺术家,也是目前艺术家个人拍卖最高纪录作品,而同样的,其备受关注的紫气系列作品则连续在香港蘇富比和上海佳士得、北京保利和匡时上拍,在今春拍卖中,接连三件作品创造其个人拍场最高价。北京保利新绘画专场中,更是征集到了刘韡早期代表作《紫气 30033403》,最终以207万元的价格成交。

同样的,王光乐也是这个板块的市场宠儿,其作品《水磨石2007.12.27》在北京保利春拍中以287.5万元成交。与刘韡多不同的是,王光乐作品处在在两个上升期的板块的交集中,一是抽象绘画,二是青年艺术。2002年开始,王光乐开始创作《水磨石》系列作品,这组作品也挑战了抽象艺术与具象艺术之间的界限。而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统计显示,目前王光乐高价作品中,80%属于王光乐2002-2007年创作的《水墨石》系列作品。

另外一个值得我们关注的艺术家则是来自于袁远,和刘韡、王光乐超高的知名度相比较,袁远这个名字相对比较陌生。袁远2008年才从中国美术学院硕士毕业,从2013年开始,袁远作品开始集中出现在拍卖市场中,目前最高价的作品是创作于2012年的《城市的秘密》,在香港蘇富比2015年春拍中以100.8万元成交,而在北京苏富比的拍卖中,其作品更是专场封面作品,但在拍卖中遗憾流拍。

  对这些数据稍加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和早期抽象艺术家一样,这些中青年的抽象艺术家的市场之路,均是集中在有国际背景的拍卖公司中,内陆则以北京保利为代表,成为唯一一个集中呈现中青年抽象艺术家的拍卖公司,这样的局面在经历了两年的调整后,内陆的拍卖公司在慢慢的打开局面,但是显然那些有国际背景的拍卖公司早已经“下手为强”了,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青年抽象艺术家的市场发展,才更让业内人士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