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讯 >
拍讯

吴大羽的抽象绘画带来“意料之中的惊喜”
来源:中国591艺术网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15-07-09 16:09:00 阅读:1616

在西方艺术体系中,抽象艺术家的作品早已经成为博物馆里的经典收藏,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中产阶级身份的标配,但是在中国,“抽象”却始终尴尬徘徊于市场和学术的边缘。与此同时,从2014年开始,在拍卖场中抽象却逐渐成为市场的热点,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个热点形成之前,画廊几乎承担了所有的推广功能,随着拍卖行的介入,中国抽象绘画拍卖更是成为2015年春季拍卖中现当代板块一个重要的热点区域。

 但同时我们也担忧,在国内的学术领域并没有形成体系的研究和探讨,它不像写实绘画那样容易被大众接受,也不像装置多媒体艺术那样善于吸引人的眼球,大众多以“看不懂”来形容他们眼里的抽象画。在这样缺少标准的现状中,抽象绘画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被资本操控的对象?

  无论对于“抽象热”有多大的恐慌,这股从2014年开始兴起的新热度还是在今春拍卖有了一次不小的爆发。从高价市场的担当赵无极、朱德群开始,吴大羽和陈荫罴成为早期抽象领域内的新秀,而吴冠中后期的抽象作品也在经历过调整之后,重回高价领域;以尚扬、丁乙、王怀庆、余友涵、谭平等为主的抽象群体,则成为今春拍卖中的中坚力量,但是在这个群体中,尚缺乏所谓的学术支撑;持续保持媒体曝光度的青年艺术家,从崭露头角到逐步建立个人市场的领头作用,尤其是在经历了所谓资本炒作的热议之后,逐步成熟。

  吴大羽带来“意料之中的惊喜” 

  赵无极、朱德群作为中国早期抽象绘画的“门面担当”,尤其是在港台在内的海外地区成为拍场上的明星艺术家,成为第一梯队的抽象艺术家;但是在今春拍卖中,两位早期抽象艺术家的出现,引起了媒体更多的关注,例如吴大羽和陈荫罴,以及相对缺少关注的萧勤和赵春翔等。

从2015年春季拍卖季来看,早期抽象绘画依然处于整个抽象板块的高价位,从雅昌艺术网获知的数据来看,其中赵无极2015年共上拍100件作品,其中超过千万元成交的有15件,其中只有1件是出自保利香港春拍,其余14件过千万的拍品均是来自于香港和台湾的海外拍卖行。另外一位大师朱德群,2015年春拍共有64件作品,其中超过千万元成交的拍品有7件,亦是集中在港台地区成交。截止到2015年6月,赵无极、朱德群分别以41亿和18亿的总成交额领跑早期抽象绘画。

但是作为中国抽象绘画的宗师吴大羽却迟迟没有千万元级别的拍品出现,吴大羽作品最早出现在拍卖市场中,是在中国嘉德1998年秋拍中,他创作于70年代的抽象作品在当时以30.8万元的价格成交,此后二十年间的拍卖市场中,虽处于稳步上升的过程,但直到2015年才出现了千万元级别的拍品。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数据显示,吴大羽作品在过去的十年间均价翻涨6倍之多。

  吴大羽一生共留下149幅油画作品,2000多幅纸本作品,相比较他的学生赵无极和朱德群以及吴冠中,吴大羽一生更是留下了50多万字的研究资料,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市场上吴大羽作品比较少的原因。记者也统计了吴大羽作品在2015年春天的上拍情况,截止到2015年6月份,吴大羽共有12件作品上拍,成交7件,其中8件纸本作品,5件油画作品,两度刷新个人拍卖最高纪录,目前最高价作品其创作于1980年代的作品《谱韵-63》,在中国嘉德春拍中以1150万元成交。第二高价作品为其创作于1980年的作品《无题》,在北京保利春拍中以1035万元成交。但正是这样的一位艺术家,在过去的若干年间,一直被世人所遗忘,直到近期的吴大羽文献展,以及《吴大羽作品集》的发布。

  “因为抽象艺术的受众不会很大,西方的抽象主义也走的不是很长,现代主义走到极致就有抽象性的偏多,之后到后现代又转回来。细数抽象艺术大师并不多,并且是孤独的;另外一个原因就在于当时的社会需求,是需要一些大型的历史画和现实主义的绘画,抽象绘画做不了这个事情,这样肯定会受到一些冷落”,中国油画院院长杨飞云在谈及到为何吴大羽会被遗忘时,对雅昌艺术网记者说道。

而早年间就定居美国的抽象艺术家陈荫罴在拍卖市场中长期受到冷落,直到保利拍卖开始系统的梳理和推广,从最早开始的保利香港拍卖开始,推出17件作品,悉数成交,成交价均高出最高估价,其中进入百万级别的有抽象作品《浮光》和《灵飞》,分别以190万港元和150万港元落槌;两个月之后的北京保利拍卖中,再次推出陈荫罴专题,8件标的全部成交,其中5件超过最高估价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