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家 >
名家

石开
来源:中国591艺术网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17-01-18 11:25:00 阅读:859

a:在书法篆刻中“清、奇、古、厚”是您的追求,您对这四点有着怎样的见解?

s:近十年来,我将清、奇、古、厚定调为自己进去的目标。其中“清”是我人生的态度,“奇”是我性情的长处,“古”是我对艺术的向往,而“厚”是我所欠缺的,但自从“巧”被我列入贬义词之后,每每以“厚”代之。“厚”的含义极为丰富,不仅反映为人处世,也是为艺的至境。

《金刚经节句》一   34.5*34.5cm

艺术与金钱 
a:之前看过您写的一篇年轻时候拜访林散之先生的短文,您在最后写到了一句话:“凡物一旦被金钱所侵入,人类情感的东西就被排挤了”这句话一直让我受益匪浅,当您出游回家收到林老寄赠给您的作品让您感动至今,虽然那个时候书画不以货币计值,但它蕴含林老对您的知遇和勉励。当下,书画成为商品,万物似乎都与金钱不无关系,您是如何看待当今艺术与金钱这一话题的?

s:我认识的所有老先生,对金钱都有想法,都喜欢金钱,我没有认识一个老书画家对金钱如粪土,我所认识的,谁要是跟他谈起是可以换钞票的事,人家两眼都放光。因为当时社会很贫穷,书画家也都生活在贫穷线左右,当然这个钱要是正当得来的,一点也谈不上脏,这是很光荣的事情,但那个时代收获跟付出有些没有理顺,老先生在那个时候也谈不上有收入,我认识的那些老先生是七十年代,现在交往普遍了以后,全国都在交往,甚至跟世界都有交往的时候,不稀罕,人就变的懒惰了,现在回想这些事情,林先生在收获跟劳动没有理顺的时代,他对金钱跟物质观的处理方式让人油然起敬。

当今社会是一个商品社会,特别是艺术品被金融所利用以后只能按照金融方式来走。比如说我,已经脱离贫困,并远远抛离贫困,艺术家不应该去追求艺术品的价值,与人家斤斤计较如何如何,但艺术品与金融挂钩以后,先期的一些朋友在我们身上投了注,用大量的金钱买我们的东西,我们就在定价上就要考虑先前投资者的利益,要保持价格稳定性,只能跟金融走,这个非常无奈。现在我的亲弟弟都不敢向我要一张半张的艺术作品,我有时候觉得人生做的太失败了,金钱在其中阻碍了。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让艺术品有一定的价值,叫做价值保存,有人认为价值稳定更有利于流通,前段时间艺术品作为礼品,最近社会整顿礼品市场大大萎缩,萎缩到正常情况下艺术品可以作为礼品来赠送的,任何事情做到正常就比较好了,社会也就理顺了,生活在这个时代的艺术家是中国有史以来作为书画家受到时代赠予是最多的,这个时代的艺术家是最容易赚钱的,这个时代的艺术家很荣幸,现在来北京做艺术的艺术家多如牛毛,有一整个地区居住着都是艺术家,这个现象不太正常,也是没有理顺的原因,作为艺术家不应该花太多心思去考虑这方面的事情,我在金融方面或者在书画交易上我的投入还是比较多的,我要自我检讨,做艺术家不应该把太多精力去研究这个,应该把更多的精力用来提高自己艺术作品的质量,既然衣食无忧的时候就要更好的将艺术品做到真正名副其实的是艺术品而不是商品,这才是正道才会抓到本体,这点很重要。


作品欣赏

王维《杂诗》  34.5*34.5cm

画梅题诗   34.5*34.5cm

《金刚经节句》二   34.5*34.5cm

王维《鹿柴》  34.5*34.5cm

《金刚经节句》三   34.5*34.5cm

王安石《泊船瓜洲》   34.5*34.5cm

王安石《书湖阴先生壁》   34.5*34.5cm

崔颢《长干行·家临九江水》   34.5*34.5cm

《金刚经节句》四   34.5*34.5cm

人物介绍:
石开
SHI KAI
1951年生于福建省福州市,
原姓刘,别名吉舟,
从事艺术职业后改姓石。
青少年师从陈子奋、谢义耕、何敦仁等先生学习书法、篆刻、绘画、诗文。
为职业篆刻书法家,沧浪书社成员。
历任福建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中国书法进修学院教授。